用户名:密码: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师 > 教育科研 > 教师文章 >
教师文章
教师文章
评比信息
立达校刊
课题管理
网络信息
 
友情链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潦草的是世界,不潦草的是岁月
2017-06-05
 

我在这条路上回环往复,行走了六年。我要去的是同一个目的地——D1教学楼305教室,那个叫做12班的班级。

2011年8月,我和那一届的初一新生一起踏入崭新的长吴路校区,成为D1教学楼305教室的第一批入驻者。新的桌椅,新的书橱,新的教学设备,让我们耳目一新的同时,也倍感珍惜。入驻的三年里,鲜有维修记录。在他们开完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我和留下的几个孩子一齐整理教室,排好桌椅,看着他们整齐地对齐桌角线,关窗,关灯,然后向静立在教室中的我挥手说再见,那一刻,我有些恍惚。仿佛还是那个与他们初见的早晨,守候在这空旷的教室里,等着那些鲜活的身影跃入眼帘,看他们怯生生地拉开一张桌椅坐下,然后用青涩而又好奇的眼神打量我。从那时起,这些娇嫩稚弱的种子在这方旷大的校园里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土壤,等待着生根发芽、破土而出、伸枝展叶……可就是一转眼,他们就毕业了,三年时光,犹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带上门的那一刻,我再次看了看那空旷的教室,排得整整齐齐的桌椅,崭新如初,好像他们就从未来过一样。

我没有想到,之后的三年,我依然走在这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走廊里,去往三楼东边最后一个教室,还是D1教学楼305,还是12班。

班风班训没有变,装饰的墙贴没有变,喜气的福字没有变,甚至连挂书法条幅用的粘钩都没有变,我似乎有意将时光凝固于此,开启过去与未来的隧道之门,让我可以穿越时光,无惧流年。

曾经的学生来看望我说:“老师,您还是教12班啊?在我们的老教室里会想起我们么?”

我说:“会。坐在教室里看他们自习的时候,总会观察这些新来的孩子,他们的棱角、眉眼、性格、脾性与曾经的你们几多相似,甚至有时会看到你们和他们的重影,有种你们还坐在教室里的幻觉呢。”

新来的孩子听我谈已毕业的12班的往事,听得入了神,会问我:“老师说我们学生就像流水的兵,那老师就是铁打的营盘喽?”

我说:“是哈,老师是营盘,但绝不是铁打的,三年带一轮,很快就老了。”

黑板上的板书写满了又擦掉,电波钟走乏了也加了几次电池,教室后墙上一届摘掉奖状的地方,重新又贴上了新的奖状,书橱、桌椅陆陆续续坏了送修,用久了,又坏了。耀眼的晨光依然是早晨第一缕送进305教室的温暖,鸟儿还是偶尔会来造访教室东面的平台,雨疏风狂的暮春时节,会在连廊发现几片从一楼院子里飞扬而起、飘窗而入的晚樱花瓣,学生们依然自喜于中午下课铃声一响,他们是离三楼食堂最近的教室,不觉日头已在他们的头顶,又轮转了一千个轮回。

在春秋相易的琐碎流年里,他们又从初一12班,变成了初三12班。

相迎相送,似乎早该习惯教师职业中这些最为平常的程序。可相迎相送之间,那些漫长而细琐的日子,无一不打烙着个人的情感印记,变成了一页页书签,标刻着属于每一个孩子的独家记忆。我曾步履匆匆地往返于教师办公室与D1-305教室这条连廊,用三年又三年的时光守望着一届又一届的学生,或许也正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告诉孩子们,如何在这喧嚣浮躁的潦草世界里,用工整的一撇一捺,书写并不潦草的人生答卷。

汪曾祺先生说:“人生如梦,我投入的却是真情。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他。”

是的,在细碎的流年时光里,在还很漫长的教师职业生涯里,我一定要爱着点什么,它让我们变得坚韧、宽容与充盈。


 
作者: 谢炜  摄影:   浏览次数   (责任编辑: 钱茜)    
 
 
 
- 返回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Copyright © 2015-2018 万博备用网址导航 版权所有

学校地址:9manbetx.com 入学热线:0512-65196755

苏ICP备14058576号-1  网站维护:信息装备处 虫子王

立达微信号